Discon-Nesion

一个小号

写手挑战 甲方 第一战

要求:
以“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。”为结尾,写一篇甜文。

挑战开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透明人有名字,不过没有人在乎他的名字。他的存在感就和他整个人一样透明。
世界上那么多超能力,有人力能搬山有人手能起风,可轮到他,偏偏是个透明。
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,他连自己也不太清楚。班级活动里他总是被落下的那一个。以前野炊的时候,班里准备烤烧烤,却忘了带上烧烤架。所有人都走了,他站在教室里,看着和他一起被遗忘的烧烤架,心如擂鼓,似乎有什么在鼓动着他。
半晌,他想,我终于可以也做点什么了。
他扛起了厚重的烧烤架,那么地重啊,根本不是一个人能抬得动的。不过没有关系。像是想要证明什么似得,他不肯服输。同学们早就走了,他一个人走了好长好长的路,到最后只有夕阳和他相伴。
他抓住夕阳的尾巴,在最后一刻赶到了。同学们就在前方不远处欢声笑语。他很累了,步履艰难,但心却无比雀跃。他在期待一会儿有人说点什么。
终于到了,好像万里长征结束。他身体很热,脑子更是快要烧坏了。
冰凉刺骨的冷水从透明人的头顶浇下。是林执。水是真的冰呀,林执手中变出的水从来都没有温暖过。
“你在干嘛?又迟到了,统计人数的时候又给人添麻烦,是白痴么。”林执居皱了皱眉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。
身上湿透了。透明人捏住自己的衣摆,这感觉真不舒服。他张张嘴,看向烧烤架,想解释什么,可林执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透明人顺着林执离开的方向呆呆地看去。同学们早就开吃了,赵眺的手里燃起火焰,一边烤着一边和身旁的人说笑着。
他又干了一件多余的事情。现在他的心已经开始平静下来了,但脑子还是热的,轰然发蒙。
他不是不知道赵眺可以生出火。他只是想着,有烧烤架会不会更方便一点。
⋯⋯他只是想找点存在感,想帮一点忙,想引起别人的注意。哪怕只有一点点。
连一点点都是奢望啊。他还是多余的。

那天放学的时候,他在教室里发了很久的呆。直到天色已经浓缩成一抹咖啡味,才慢吞吞地提起包。
没有人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有离开,连门都反锁了。他只能从窗户离开。
他没有想到会在巷子里面看到林执。昏暗的灯光下,小混混捏住优等生干净的衣领。
勒索。
他脑子里闪过这两个字。
林执还是和平常一样,哪怕被抓着衣领威胁,还是带着惯有的嫌恶而优越的笑容蔑视着眼前的人。
透明人有点害怕,想走开。反正没有人会注意到他。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特别容易。
他告诉自己,想想吧,平时班里最看不起你,最欺负你的不就是林执么。这个鼻孔朝天的优等生落到这个下场,真是报应是不是。
他抬头看了一眼林执,却发现林执也正好在看向他的方向。林执和他撞上目光之后,只是冷哼一声,又扭回了头。
真是高傲啊,哪怕被威胁,还是似乎在叫自己快滚。
可是。透明人的双手颤抖了起来。
可是。透明人咬紧了牙。
可是!透明人拿起书包疯了一般地跑向了小混混的方向——可是林执是唯一不会忽视他的人啊!哪怕是厌恶,都让他感觉自己还是活生生的人!
“啊啊啊啊啊!”透明人狠狠地向小混混砸下书包。
小混混吃痛地后退两部,却没有发现是谁在作案。他左右怒视,想找出凶手。
“你是白痴么!他身上有刀,如果你真的想要救我而不是一起送死,就先去人多的地方喊人来,让他们报警!”林执抓紧这个空隙充透明人吼道。
“可是我⋯⋯我哪怕出去,也没有任何人会看得见我!我说话也不行,人们还会以为自己是幻听了⋯⋯”透明人忍住本能后退的恐惧,又鼓起勇气往前迈了一步,神色闪烁。
“透明的么?哼,真是适合犯罪的超能力呢。”小混混反应了过来,把林执的头咚地一声按到了地上:“也不过是高中生而已。你的同伴在我这里,你再乱动,我今天就不是抢劫怎么简单了!”
“看得见!你相信我!!”
透明人愣住了。
林执的脸上被地面上尖锐的碎石磨蹭出了血痕,却还是坚定地冲他说到,相信我。
透明人咬了咬牙,转身跑了出去。眼眶溢满了泪。
怎么看见,怎么看见!他就从来没有被看见过!永远不会有人注意到他!
忽然,天空中下起了雨。
透明人的身体轮廓在雨中,缓缓变得清晰。
路人停下了脚步。惊奇地看着这个“凭空”出现的人。透明人楞楞得接住雨丝。
还是那么冷。林执手中产生的水,从来就没有温暖过。

“警察已经把那个劫匪抓走了⋯⋯那个⋯⋯你没事吧。”
说完,透明人感觉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。林执脸上身上都是伤,怎么看都不像没事的样子。
“我⋯⋯我去给你买药!”透明人慌忙补充道。
林执没有说话,淡淡地看了他一眼。
“其实我早就想问了⋯⋯你是怎么看见我的啊?不只是今天⋯⋯以前也是。”透明人被看得不敢妄动了,只好小心翼翼地看向林执,提出他的疑惑。
路灯把林执地轮廓粗略地勾勒出来,潦草而模糊,看不出神色。
“空气中有水分子,我感觉得到。”
透明人期待着下文,可林执却没有进一步解释的意思了。
透明人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。
“那个⋯⋯虽然不知道你想不想听,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。其实,刚刚我被路人看见的时候真的很开心。”
“我从来没有在街上被人看见过。今天,所有人都在看我,我第一次没有被大家忽视。”
“谢谢你。”
“啊⋯⋯自顾自地说了这么多,真是不好意思。马上我们就不顺路了,再见啦!”
透明人挥了挥手。他知道,林执可以看见他在挥手。
林执挑了挑眉。
“白痴。”

透明人没有走一会,天空中突然又下起了雨。
很晚了,街边只有零零星星的的行人。昏黄的灯光和着雨幕勾勒出了他的身形。路过的人会惊奇地看他一眼,然后微笑着打招呼擦肩。
店铺陆续开始打烊。走在街上的人都疲惫了一天,马上就要回到温暖的家。
雨还是那么凉。林执手中从来就不会产生温暖的东西。
明知道淋多了会感冒,但透明人却迟迟在雨幕中站着没有离开。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,他的嘴角不断上扬,压都压不下去。
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,彻夜未停。






END.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和朋友搞的写手挑战十条,以虐结尾写甜文和以甜结尾写虐文,我是甲方他是乙方。
只是找地方记录下来。大号还有文在连载不好放,开个小号囤一下。
一点点糖都撒在结尾那个地方了。我感觉那里还挺温暖的,可是我朋友一直说这篇不甜不过关,唉。